首页(亿博平台注册)首页

2020-12-25

  首页(亿博平台注册)首页【主管QQ:6008777】欢迎咨询,待遇一步到位!

  在那场可怕的天灾*中,死亡者共有九人,受伤者十五名,其中需要注意的是宝儿.道格拉斯,非常不幸地,道格拉斯先生需要设法重新生养一个继承人了,别西卜.比桑地活着,洛尔先生活着,布莱恩.杜邦活着,凯瑟琳活着,撒沙.霍普金斯活着——在那架运载着他的救护车消失之前是的。

  切加勒.比桑地的房间里寂静无声,每个人都在看着安东尼.霍普金斯,在海神岛人的历史与思想中,失踪差不多可以与死亡划上等号了,他们都知道他的儿子是这个优雅而危险的家伙唯一的弱点,让人安心的弱点,正是因为如此,那部分老人才能容忍安东尼.霍普金斯逐渐成为岛上说得上话的人——像是那些在看到带着可爱幼崽的猛兽就会不自觉地放松警惕的蠢货们,殊不知那种野兽才是最可怕的——谁也不能保证那只嗷嗷叫胖乎乎的幼崽不出任何事,对吧?

  房间的气氛紧绷而阴沉,切加勒.比桑地耸了耸肩,“需要帮助吗?我的朋友。”

  “如果需要帮助我会不吝开口的,”安东尼.霍普金斯微笑着说:“不过我有预感,这次海神岛的小伙子们可能派不上什么用场。”

  安东尼与切加勒在西大陆都有不少“好朋友”,他们需要的情报会以最快的速度传过来,而在这段最难捱的时间里,霍普金斯先向切加勒要了一个人,就是那个会玩火的异能者。还去看了看在上一次袭击中侥幸存活却变成了植物人的老安德里亚娜,而后佩皮惊讶地发现他正在厨房忙碌。

  “真是个怪人。”佩皮对切加勒说:“如果是我,我可能是需要吃饭的,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去做饭啊。”

  一点儿鲑鱼肉生菜色拉,加橄榄;脊椎骨内侧的条状嫩肉拌合大蒜末,百里香简单地腌制一下。平底锅稍微煎一下。加上新鲜迷迭香和黑胡椒粉;肝脏煮熟之后搅成泥,加盐、胡椒粉、牛油,捏成长条。包在油纸里卷成卷,加上小洋葱丁——家常肝泥卷。酒是海神岛人自产的红葡萄酒,仅有的特别之处大概就在于它里面掺着撒沙.霍普金斯的血,为了对付老安德里亚娜。医生抽了撒沙五百毫升的血液,行动时他饮用了大约四分之一的分量。剩余的他倒进了装有葡萄酒的瓶子,食尸鬼在很早之前就做过实验,对于血液而言,纯粹的葡萄酒要比其他方法更能延长它们的有效期。而且酒的滋味会变得独特而浓郁。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

  “真奇怪,”撒沙缓慢地收回自己的视线:“我一点儿也不惊讶。色内克先生。或者您还有别的称呼?”

  “你也可以叫我萨麦尔先生。”色内克先生说,他还是老样子。脸上带着笑容,面色红润,眉毛、头发和胡子一样雪白。

  一边的医师始终注视着萨麦尔,在得到他的命令后立即扭动了麻醉剂的气阀,在成千上百的异能者身上试验而来的麻醉剂瞬间就起了作用,萨麦尔垂下头仔细端详这个年轻的男子,他在得知自己无法逆转的命运时没有恐惧也没有绝望,他面容平静地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有着母亲怀抱与温暖阳光的美丽国度。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萨麦尔想,他想到了格列格里,他想要个霍普金斯的复制品,是为了他的脸和身体,而萨麦尔的目标要广阔与崇高得多,他将从撒沙.霍普金斯那里得到足够多的和他有着同一能力的孩子,能让一个普通人成为异能者的孩子,他知道许多人(他们的总统是其中之一)已经觉得异能者太多了,但在他看来,连百分比都无法得到一个整数的数量远远称不上合格,他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主角是个用x来做标志的光头,反面角色是个带着头盔的紧身衣狂人,他们各自统率着一群有着特异能力的人——紧身衣狂人曾经做过一件事情,那就是将那些反对异能者的议员变成异能者,那大概是整部电影中他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想要推动一个社会的变革需要的是质量与数量,质量在于那些能够说话的有权势者是否能身同感受?而数量就在于人,当你的朋友,你的同学,你的同事,你的妻子,你的儿子,你的兄弟甚至你自己都成为了异能者的时候,你又怎么会去反对异能者呢?

  早在异能者还只有两位数的时候,就有人拿异能者的体细胞做过克隆实验,但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像是冥冥中自有意志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但萨麦尔,拥有将一个人的力量转移给另一个人的异能的萨麦尔能够阻止趋向恶劣的变化,所以只要有他,他们就能克隆出具有异能的克隆体,虽然绝大部分的克隆体都只能存活很短的时间,异能也会减弱与扭曲,但也是有那么一两个成功案例的(虽然他们有的只是些点燃火柴或是移动硬币之类的小把戏)。

  他在机构占有了一席之地,但这不是他想要的,而后某一天他得到了一个称职的预言者。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若说萨麦尔就是为了这个男孩而建立的也错不到哪儿去,“机构”太复杂了。非异能者的势力根深蒂固,他们不会高兴看到街道上到处都是异能者的。

  萨麦尔按照预言者的描述找到了那个男孩,可是他太小了,他还没长到那个年纪,他不得不耐心等待,幸好不需要太久。

  他在抬起眼睛之前就知道那是谁,当有两双眼睛密切注意着一个目标时。它们总会不可避免地撞在一起——斯特朗雅各。斯蒂凡,神父,他先是一个封闭落后社区的牺牲品。再是一个叛逆,一个神父,一个精神变态者,一个连续杀人犯。一个异能者,萨麦尔也曾想要得到这家伙。从他的细胞中萃取出好的那部分,一个已经成型的人你无法控制,但你可以按照你的心意养育一个幼儿。

  斯蒂凡知道萨麦尔想做什么,萨麦尔也知道斯蒂凡想做什么。毕竟他的档案曾在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的柜子安安稳稳地呆着。

  他一旦得到撒沙,就会毫不犹豫地切开男孩的喉咙,就像犹太人的祭祀在祭台上切开羔羊的喉咙那样。

  萨麦尔抬起头。他有考虑过斯蒂凡,还有安东尼.霍普金斯。他甚至还想到了别西卜.比桑地,但他没想到会那么快。他们还在中转途中,距离那辆该死的救护车只有两百英里不到。

  “我只要一小部分,”他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恐惧与不安:“一小块皮肤,一小块肉,一小块内脏,一点儿骨髓——不会妨碍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不,那扇门已经不存在了,在他将力量传送给布莱恩.杜邦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对,但那时候已经来不及多加考量了,之后——显然这只怪物很聪明地伪装那扇门还是好好地把它关在里面。

  “你可不该这么称呼我。”隐藏在光之中的混蛋说:“我是你,不是化身也不是一部分,我就是你。”

  “一个不好笑的威胁,”怪物说:“不过我还是可以提醒你一下,现在并不是和我辩论的好时机,有人正准备把你摆上祭台呢。”

  安东尼.霍普金斯穿过它们,那些温度高达一千摄氏度以上的橘红色火焰缠绕着他的脖子,手臂和足踝,温顺的就像是一群养熟了的小动物,所有的东西都在燃烧,唯有他的皮肤、衣服以及脚下的道路都不曾遭到火焰的荼毒,但空气灼热,充满蒸汽、浓烟、有害气体,呼呼和毕博的声音,偶尔间杂着什么东西掉落下来的巨大的轰隆声。

  横到在走廊上和房间里的尸体已与其他灰烬混合,最后一扇玻璃门在高温中融化、变形与焦黑。霍普金斯推开它,它在随后追至的火焰中裂成无数片。

  他和撒沙的联系一直持续着,但时断时续,两者的记忆宫殿被浓雾的迷墙阻碍,他不能到那儿去,只能凭借着撒沙传递过来的只字片语与属于食尸鬼的直觉搜索着绑架者留下的蛛丝马迹。

  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警车与消防车,还有救护车,没人注意到一个灰白色头发的瘦高男子正在安静地离开。

  火焰随着食尸鬼离开,跟着他上了飞机,出了机场,它蠢蠢欲动,焦躁难安,但那个人类强而有力的意志一直牢牢地控制着它,直至目的地,它身上的枷锁与桎梏猛地一下被松开。

  这真是一座宏伟而特殊的建筑啊,虽然它的大部分建筑材料都是难以引燃的石材与金属,但到处都悬挂着织毯、丝绸、亚麻布,架设着干燥的木头、纸张。空间空旷,氧气充足。

  安东尼.霍普金斯只丢了少许注意力给火焰,他将要面对监理教派近百年的积累——被他们称之为长老和修士、修女的异能者。。

  食尸鬼驱使着火焰钻进每一个细小的缝隙,扫过每个平面,将里面的人和老鼠赶出来,其中几个甚至没见到霍普金斯的脸就被火焰吞没了,洗礼池的水在沸腾。

  有人在使用。没有错。褪去外衣的子弹在食尸鬼的身后嗖嗖地尖叫着转弯,射向他的肾脏和大腿;碎裂的石块四处飞溅,燃烧着的木片照亮了壁画人物的脸。灯具的枝条被火焰灼得通红,它在空中危险地盘旋,绕向霍普金斯的脖子,在他的衬衫领子上留下一道乌黑的痕迹;乌鸦和鸽子在人类的催促下带着尖嘴利爪。疯狂地扑打闪烁着无数火星的翅膀在这座神圣庞大的殿堂中横冲直撞,它们的叫声凄厉的就像是一群小魔鬼;一座大理石的圣人像试着紧紧地抱住食尸鬼。就像一个人类抱着他失而复得的儿子那样紧;地面裂开,墙壁绽开,座椅仿佛是被火焰赋予了新的生命,它们向安东尼.霍普金斯压迫过去。带着无法以言语描述的恶毒的炽热情感,它们就像张罗网,就是张罗网。

  安东尼.霍普金斯闭上眼睛。睁开眼睛,火焰缓慢地燃烧着,长老、修女、修士的身躯正在火焰中狰狞而安静地弯曲萎缩,皮肤翻卷,油脂吱吱作响。

  混乱中想要侵入那么多人的精神并非易事,但在他们的思想都在高度集中并为了一个目标而竭尽全力事情就变得简单的多了,霍普金斯以安德里亚娜的能力架构了一个他们想要看到的幻像,有撒沙能力增幅,它要比现实更可信,更可爱,接下来他只需要轻轻一推,就将他们推进了他们想要的世界里。

  斯蒂凡割开了撒沙的喉咙,他以为自己会看到白色的血,就和之前的小羊羔那样,但他看到了红色,浓重而鲜艳的红色,滚热的红色,粘稠的红色,它们就像只野兽那样从束缚着它们的血管里跳出来,扑到了神父的脸上。

  自从被白盐城驱逐后,斯蒂凡就学会了永远不要去质疑自己,所以他相信自己看到的,他在血里看到了光。

  起初只是忽隐忽现的一点,然后它变得更多,并汇聚在一起,它们是从祭品的身体里出来的,它们围绕着这个身体四处游走,像个孩子那样好奇,这种行为持续了好几秒钟,它在最后环绕一周后回到了身体里,连带着那些血,伤口愈合,痕迹消除,呼吸恢复,他眨了眨眼睛,在露出一个笑容的同时坐了起来。

  斯蒂凡想放声大叫,一只手已经放到了他的喉咙上,有什么东西从接触的皮肤那儿渗入了他的身体,有勺子在他的身体里挖着,寻找着,当它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它变成叉子,深深地刺入与卷曲。

  “我或许要向你说声谢谢,”“那个”说:“所以,我想你可以看看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看到的东西——你的力量本源。”

  白色的光从他黑色的祭服里浮上来,它看上去像是一条在钩子上蜿蜒挣扎的蛇,粗壮的蛇。

  “你的能力很强。”“那个”说,他的笑容变得真实:“我很高兴找到了你。”虽然这个人类的精神世界真是又混乱又奇特,在很多时候它不得不顺着他的思想走以免被他发现或反抗,那只淡金色的会捣乱的小羊羔就是这么来的,幸好最终结果还是如它所愿。

  “那个”将属于斯蒂凡的力量握在手里。“很棒。”他说,那条扭曲的光蛇逐渐消失了,白色的光覆盖着紫蓝色的虹膜与黑色的瞳孔,但斯蒂凡还是能从他的声音里读出饕足的意味。

  他看向食尸鬼的姿态满是恶意与挑衅,“晚上好,爸爸。”他说。并在最后一个音节消失时跳了起来。犹如一条嘶嘶作声的毒蛇那样扑向了霍普金斯。

  被袭击者完全可以避让开——如果不是受到了极其有效而又激烈的攻击,在大脑里,在心灵里。他与撒沙曾经有的联系又被粗暴里连接在了一起,他可以看见那座被摧毁的高塔,光的荆棘在迷雾中肆意生长蔓延,向彼端的宅邸伸出尖刺。

  荆棘簌簌地到处游走。曾经的撒沙对这座宅邸是那么的熟悉,它丝毫不去关心那些奢华的厅堂与房间。它笔直地伸向了那个无时不刻散发着恶臭的洞穴。

  “你吃了它,”“那个”说。他维持着双手掐住医生脖子的姿势,俯下身,冰冷的呼吸打在霍普金斯的面颊上。光芒略微散去,紫蓝色的眼睛与褐红色的眼睛相对视:“你吃了那个总是啾啾叫的小东西。这是他的力量。”

  他突然笑了笑,忍俊不禁的那种:“你知道吗?撒沙已经给他起了名字,他叫他卡尔文,小秃子,他两天前才决定接受它,然后你吃了它。”他的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你真的爱他吗?或者你只是爱着萨沙?你只是需要萨沙,你对撒沙的痛苦视而不见,你明明知道他身上有着凯塞琳的一部分,正义的那一部分,善良的那一部分——你知道他为了你的错误与残忍折磨自己,而你给出的解决方法是让他撕裂和抛弃那部分?上帝啊,他依然相信你,他真是个天真的蠢货!”他摇着头:“你为什么不索性吃了他?你吃了他的母亲,吃了他儿子,你为什么不吃了他?”

  这个——确实是我一开始就想好的结局,但是其中的一部分大纲确实是我做过变动的,因为这篇文黑暗的连我都写不下去了,嗯,在我原来的大纲中奇兹没那么讨人厌,她和撒沙有着整整一卷甜蜜又温柔的章节,两者之前没有孩子,她在最后为了撒沙而牺牲了自己的部分躯体,就像她的名字,奇兹——神灵的食物。

  而撒沙情感方面的矛盾是我在海神岛之后就经常隐晦地提到的,希望大家有注意到,食尸鬼在最初是想要改变这一点的,但他爱撒沙,他不愿意下狠手,所以撒沙保持了原样,虽然这个原样,哪,就像现在,对安东尼.霍普金斯是很不利的。

  “战争或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他们更喜欢稳重的老家伙,尤其是那个老家伙还能给全国带来近一千万个就业岗位的时候。”

  “你是在指责我贿赂选民吗?好吧,我承认了,不过我宁愿他们称我为英俊的,作为回报,能帮我打打这个结吗?这叫什么来着,埃尔德累结?我说一个稳重的老家伙打这种结合适吗?我的着装顾问在想什么?”

  “抱歉,我只是觉得这会提醒你更加谨言慎行,想想你上次的发言,你的危机顾问本月已经是第三次要求提薪了——你不能再像个海神岛的野孩子似的——别噘嘴好吗?你已经超过撒娇的年龄整整九十年了。”

  “我想——那是因为有个和我同岁的家伙还是个爸爸的小甜宝贝的关系,两天前你收到了什么?榛子果酱软心手工巧克力?”

  “这只是个短讯,”撒沙说,他退后两步,欣赏自己的作品,蓝黑灰细条纹,饱满、三角、丰富的层次感,领带结非常完美:“让我知道他还愉快地活着。”

  “真难以想象,他要害羞到什么时候?”别西卜控制着自己的触手别去挖掘领带与衬衫、皮肤之间的空隙。“他做的不差,至少比切加勒.比桑地好点。”

  “宝儿.道格拉斯总算是干了件好事——失去了脑前叶白质的凯瑟琳可爱多了。”

  “这样的生活更适合她,好了,九点一刻,准备好了吗?向你的选民挥手去吧,稳重又英俊的老家伙。”

  房间的门关上后,撒沙.霍普金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只巧克力,就是别西卜所说的,榛子果酱软心手工巧克力,他剥开一粒放进嘴里。

  ps:pss:(埃尔德雷奇结)——有兴趣的大可以去搜索一下,真的很精巧,很别致。

  psss:还有件事情,原本新书想要征集书名的,但是我找不到原来有的投票栏目了……我去问问编辑。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